全部文章

Author:admin / Posted in:2021年03月08日 / Category:全部文章 / Views:86

被逼堕胎之后……-默小西


文 | 默小西 图 | 网络
◆◆◆
「默小西:专注写故事的磨人小妖精」
1
县城通往海云村的公路边上,刷上了新的广告语:结贫穷的扎,上致富的环,计划生育,丈夫有责。
又或是该扎不扎,房倒屋塌;该流不流,扒房牵牛……
杜若眉透过车窗,看着那些瘆人的标语,眉头紧锁,一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腹,面色忧愁。
“你放心吧,小音有我带着,你就安心在老家住着。”元江以为她是不放心留在县城的大女儿。
“我不是想说这个,是……”她话到了嘴边,又都咽了回去。只是回过头继续看着窗外。
元江是一名中学老师,他和妻子结婚五年,唯一的大女儿小音在今年年初时满了四岁。
近来,杜若眉总犯恶心,好吃酸辣。
元江赶紧去买了根验孕棒测验,当真是两条杠,他高兴极了。
而杜若眉可就愁坏了,“新政策出来了!要是被那些计生办的晓得了可怎么办?我们单位就有个怀孕六七个月的孕妇,因为超生,都被强行抓去引产呢。而且你的工作……”
她不敢继续往下想。
元江则让她放宽心,并提出,让杜若眉辞去县城里的工作,回乡下待产,他带着大女儿在城里读书,等放假了再一起回乡下。
杜若眉还是很不放心,“这样真能成么?”
“你放心好了,老家那么偏僻。信息很闭塞,计生办的人,不会查过去的,而且乡里乡亲的都认识,知根知底,不会出事的。”
两口子之前就想着等小音上学了,就再生一个,好不容易怀上了,国家又搞什么计划生育新政策,如果要打掉,杜若眉心里也舍不得,就同意了丈夫的提议。
为了不被发现,他们自从得知怀孕时,就没有去医院做过检查,现在这医院和政府计生办都是一伙的,他们可不能担这个风险。
窗外的风景越来越熟悉,元江瞅准了位置,冲司机喊道:“师傅有下呢!”他牵着杜若眉的手,下了车。
元家二老早就在路口等着了,从路口走到村子里,还要走四十多分钟的山路。
周兰看着自己儿子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随口说了一句,“哎呀,你单位不是很忙么?怎么也跟着回来了?”
元江讪讪的的笑了,“若眉身体不方便,东西又那么多。”
“哪有那么娇气咯,当年我怀孕的时候,不也还要下地……”周兰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连忙捂住了嘴巴,“儿子你就回去上班吧,若眉有我和你爸呢。”
元江跟自己媳妇告别,她没有个好脸色,“行了行了,你回去吧!”然后就自己转身朝村子里快步走去。

2
杜若眉知道元江工作忙,毕竟他带的是毕业班,她也不是真生气,只是听到他妈说那话,心里有点不痛快而已。
周兰也没给杜若眉好脸色,但碍于她的肚子,一日三餐也还照样叫她,杜若眉也忍着性子,尽量不跟她起冲突。
原本以为她们能够一直这样保持表面和睦的状态。
但就在短短几天后,两个人还是拍桌子瞪眼瞧着对方。
“都跟你说了很多次了,不要跟村子里的人说我们家的事情,怎么你就是讲不听呢?”
杜若眉和丈夫为了不暴露,连医院都不敢去,现在周兰没事就跟村子里的人闲聊这事,而且不是第一次了。
“砰!”周兰把手里的饭碗用力地拍在了桌子上,“你不要太过分啊!不管怎么说,我都是你婆婆,有你这样对老辈子大喊大叫的,你喊村子里的人来看看,像不像话!”
杜若眉无语至极,自己明明是在讲道理,怎么这婆婆却跟她扯别的?
“万一有人去举报了呢?你难道真希望看到计生办的人把我抓走,丢了孩子,元江丢了工作,你才高兴是吧?”
“大家都乡邻乡亲的,谁会干那没屁眼的事情啊?去年老王家生孩子,也没见谁去举报啊?哪个像你们一样,跟做贼一样的!”
“可不就是做贼么?反正就是不准再去跟别人说了!”她气恼的低声呢喃了一句,“神经一样的!”然后就冲进了房间里詹雯婷
周兰听了受不了,敲门谩骂,“出来,你吧话说清楚,老娘天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,还被你说成神经,好啊!老娘不伺候了,你滚回去……”
杜若眉始终不开门,她就直接坐在门口,大哭大喊自己命苦,这日子过不下去了,还说以后是不会跟他们带孩子的,不管死活都跟她这做娘的没关系……
很快,门口就围了好些看热闹的人。
“老元家,你这是干啥呢?”隔壁张婶赶忙过去扶她。
周兰还没来得及开口。
一个尖锐嘲讽的声音就从不远处刺了过来,“怕是早就知道你家的不是个带把了的吧。”老蒋双手环抱在胸前,满脸得意。
老蒋家和老元家是死对头,两家的田地挨得很近,为此没少吵架干仗。
“你这死老太婆,说些什么鬼话呢?”周兰也不是吃素的,蹭一下起了身。
“我说……你们家,就生不出个带把儿的!”
在这村子里说别人家生不出个带把的,就等于骂别人家绝后。
周兰哪里忍的了这!立马抄起锄头就要干架!
要不是村民们拉着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!
周围的村民几乎都围了过来,院子里站满了人。
只有杜若眉一个人在房间里转来转去,心里那叫一个七上八下,脑海中时不时闪过一个被强行流产下来的婴儿,还有在一旁痛哭流涕的同事……这村子偏僻,信息传递进来的慢,大家都还没有意识到这次新政策的严厉性!

3
几天后,杜若眉一直担心的事情发生了。
计生办的人找上了门。
“听说你们家有孕妇?有准生证么?”说话的人是留着寸头的小青年,名叫邱东,身边还跟了一个年轻的短发女人。
正在屋里织婴儿毛衣的杜若眉一听这话,赶紧拿起自己的包,从后门跑。
那紧张的状态,完全不亚于老鼠见到了猫。
她走的太急,把碰倒了几个瓷碗。
啪的一声脆响,引起了门口的人的注意。
“站住,别跑,站住!”邱东把拦在面前的周兰推倒在地,冲杜若眉跑了去。
她哪里会真的站住,立马拔腿就跑,一双手紧紧捂住肚子。
她绕进了屋后的竹林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身后的人紧追不舍,嘴里还喊叫着:“你能跑到哪里去?这可是犯法的勾当!跑到哪都会被逮起来……”
杜若眉哪里管得了那么多,看见路就跑,看见草笼就钻,她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跑,快跑!
但是……不管她对这片区再熟悉,都比不上一个男人的速度,很快,邱东就抓住了杜若眉。
“跑啊!你跑啊!”
杜若眉被吓得脸色煞白,两只手直打颤,眼巴巴地看着面前的小青年,“同志啊,求你放了我吧!阳彩臂金龟放了我好不好?”
邱东冷哼了一下,“早晓得干啥去了?带走!”他的语气冰冷,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邱东身边的女人拿出了麻绳,走到杜若眉身边。
她脑海中再次飘过一个七八个月浑身是血的婴儿,嘴里呀呀的还有点哭声,没有穿一点衣服,然后哭声越来越小,越来越小……
“不可以……不可以啊!”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嘴巴抖的更厉害了,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地上。
她眼角的余光瞥见脚边上有根木棍子,二话不说,直接抄了起来。
“啊!”杜若眉身边的女人一声尖叫。
邱东回头,“他妈的!看个孕妇都看不住,没点用!”
杜若眉的棍子已经瞄准了邱东的头,她紧了紧手上的棍子,用尽全身力气砸了下去,而他却躲开了,并顺势夺走了她手里的棍子。
邱东用力把她按在了地上,捡起绳子,招呼刚刚被打了的女人过来一起把杜若眉绑起来。
杜若眉用尽全身力气挣扎,歇斯底里的喊叫让那两个人放开她,她想保护自己的孩子,但是身体被牢牢地控制着,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。
手和上身已经老实了,邱东又找来一根麻绳,绑住了杜若眉的脚,“今天就算是抬,我们也得把你抬进卫生所。”
周兰一赶来看着自己的媳妇被五花大绑,冲上去就要打那几个计生办的人,“你们这些禽兽东西呀,她肚子里还有个小娃娃呢,你们这样对她!不是人啊!”
邱东满脸厌恶,毫不客气的踹了周兰一脚,“你搞清楚咯,我们现在是在依法办事!你再这样耍浑,就是阻碍公家人执法,小心把你抓去坐牢!”
周兰躺在地上哎哟,哎哟直叫,不敢再有了下一步动作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计生办的人把杜若眉和自己未出世的孙子带走。
4
到了卫生所的门口,杜若眉的双腿被解了绑,但是已经发软的无法站立,最后是被人拖着进去的。
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脸上的表情十分淡定,“几个月了?先做个检查,才好确定如何引产。”
瘫在地上的杜若眉拼命摇头,“我不要……不要做检查!不要做手术。我要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……”
不管杜若眉再怎么不愿意,还是要被带去先做检查,穿过长长的走廊,杜若眉听到一个比一个凄惨的叫喊,还有婴儿撕心裂肺的哭泣声……
默小西精选小说 ↓↓↓
把小三送上渣男的床
把小三送上渣男的床(下)
魅惑的妖性
魅惑的妖性(下)
兄弟俩的女人
兄弟俩的女人(下)
潜规则
潜规则(下)
特殊服务的男销售
特殊服务的男销售(下)
夜半敲门声
夜半敲门声(下)
被前任插足的爱情
被前任插足的爱情(下)
变态入殓师
变态入殓师(下)
廉租房的猫腻
廉租房的猫腻(下)
未完待续

故事好不好,姿势很重要

扫描二维码,我就是你的人了

听说长的好看的人都点赞、分享、置顶了哟~